时评:贫困学子的路为什么越走越难

       
阅了《中国青年报》刊登潘晓的一封信后,心潮起伏久久不得安宁。她的文字唤起了我内心的感触和强烈的共鸣。我们所经历的人生恰如她所言:文学作品和政治宣传是那样的令人神往,然而现实世界又是如此般的残酷无情,人生的路最走越窄,我们这一代青年人是何等无助、彷徨、苦闷;尤其是我们这些好学上进者文学爱好者们,更是觉得世态炎凉不堪忍受,尽管不愿意同流合污,但是随时都会有恐惧和利害袭来。仅凭我们微弱的力量又改变不了什么,只能默默承受心中的隐痛。现实如同无数条绞索束缚捆绑叫我们无法施展,无从躲避,更无可奈何,难怪潘晓发出了“自我”的呼声。我虽然是一直接受着“为了他人为了集体为了……事业”的教育而生存的,对她的“自我论”不能完全苟同,但是我同样也提不出反驳的观点。也许她是对的?从她的信中自我介绍可以看出来,她的身世并不太差,她所经历的人生坎坷与我相比属于很幸运了。首先她没有经历过人生中最严酷的“政治歧视”。可是她的知识面和胆略以及鲜明的观点,流畅的文笔令我赞赏。这个敢想敢说敢于承担责任的还仅仅二十三岁的女子让人敬佩,她写出了如此深刻的信,提出如此成熟的观点是多么了不起啊!确实我们青年人应该挺身直言追求探讨真理,我们从很小就开始接受洗脑驯服,习惯于专制暴力恐惧状态,心已经变得麻木不仁,没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也不敢思想,僵化奴从思维在中华大地几十年不能消融,恐吓与欺骗已经太久,麻木轻信接受邪恶教唆成为了这个民族的共识,通过这封信看来经过三十年炼狱浩劫的一代青年人开始在思索、分析、总结,我也应该加入到这个行列中去,去探讨人生,去探讨真理,去寻求人类社会真正的发展方向,绝不能让残酷的现实蒙住眼睛,我要看透它,改造它,不回避的与它争斗,绝不做它的仆从和奴隶。但是我也敏锐的感觉到,她的信件似乎有某种背景,为什么偏偏发表她的信而不是我的?我的信件文字水平也并不比她差吧?恐怕又是黄帅之类的政治需要。多年来报刊一贯如此,即开展大讨论发出某个观点一哄而起,然后接着就是由一位或几位“理论权威”之流来一个总结,用道貌岸然不可驳斥的空洞说教来定调子,在一个思想言论都要钳制的国度还能奢望什么?

贫困学子的“现实是这条路越走越难”,和35年前潘晓的“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如出一辙。或许对“潘晓之问”,这一代贫困学子仍未找到笃定的答案。

       
但是对于潘晓那种近于消极的格调我还是不能苟同,她那“看破红尘”和“提倡自我”似乎太狭隘了,也许是每个人都在随着境况的变迁而思维随之变化吧?如果放在前几年,她的观点也许会使我赞同,到了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提出,我倒是不完全同意她的基本观点。如果每个人只是强调自我,人生完全只是“为己”而活,那么人类又与动物何异?

一则媒体报道日前引发广泛共鸣,报道称,有针对1200名接受过资助的贫困学子的调查显示,受资助学生的家庭经济情况困难,呈现“常态化贫困”趋势。调研报告指出:“他们(农村贫困家庭大学生)曾经将希望寄托于教育,然而现实是这条路越走越难。”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3年应届生就业调查报告》显示,农村家庭的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生成为就业最为困难群体,失业率高达30.5%。

伟德betvicror官网,       
潘晓的文字只是波及了社会体制表面,根本没有触及到体制实质,她只是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而忽视了整个中国社会,整个人类的共同问题。无论是人类社会在追求共产主义还是大同世界,或者是自由博爱民主人权,都应该拿出令人信服的理论和实例展示,而不应该用法西斯暴力极端宗教恐怖的方式强加于自己的同胞和其他民族。

与之前一些地方重新流行的“读书无用论”不同,报道向我们展示另一种真实的图景:在贵州省道真县民众有句俗话——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读书,在这国家级贫困县的人们看来,是摆脱贫穷的最好通道。“最好通道”是不是也意味着,它其实就是最后的通道?至少我没有看出,当毕业即失业成为有些贫困学子的宿命,许多贫困人口及其家庭还有什么通道可改变那种“常态化贫困”。

       
我对她所谓强调“自我”确实有赞同的一面,但是这种片面的自我并不能让我折服,我认为当整个民族在邪魔控制下达到疯狂之时我们应该保持“自我”清醒。因为我们的能力实在有限。但是作为人生的准则,我更信服中国士大夫“达则兼济天下,贫则独善其身”的行为准则。当然,潘晓不愧是一位勇敢的女性。

贫困学子的高失业率及阶层板结化的情状,倒不是今天才广为人知。该报道真正让人产生击中痛点之感的一句话,是那句“现实是这条路越走越难”的感慨或判断。这样一句话,与35年前那句“人生的路怎么越走越窄”何其神似。在1980年5月,一封署名“潘晓”的来信《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随即掀起了全国范围的大讨论:这封信道出了当时亿万青年的彷徨、苦闷、迷惘。

       
注:这篇文字我完全忘记了当时的情景和背景,若不是有保留的日记记录“潘晓”系何人早已淡忘,但是却实在的记录了一个25岁青年当时的心声。

35年后,类似感喟再现,这延续的,是怎样一种吊诡与隐秘?潘晓与今日贫困学子的诉求或有不同之处,但从“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到“现实是这条路越走越难”,除了诉求出发点不同外,他们的苦闷没有二致,他们的彷徨如出一辙。“潘晓”们曾“为了寻求人生意义的答案”的努力,这一代的贫困学子是否有了笃定的答案?“潘晓”们曾经渴望的“提高自我存在的价值”,这一代的贫困学子是否得以实现?时间浩荡地演进着,物质社会发生着神奇的改变,然而,一代又一代青年人的心灵秩序却并不乐观。他们左冲右突,却总没能走出那样一种悲愤而迷茫。

曾经的潘晓,和今天“只怕没机会”的贫困学子,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当他们的梦想还未出发,在现实面前就已折戟,当“富二代”与“贫二代”的划界渐成一种常态,只能表明某种倒置。而从社会公正角度而言,一种“作为公平的正义”,不仅应当机会平等,而且应使处于最不利地位的人获得最大利益。这也正是美洲开发银行在“经济和社会进步”报告中指出的,“贫穷和不公正之所以会成为一个需要外来力量干预的问题,是因为这些现象并非个人选择的结果,而是那些超出个人控制能力的因素作用的结果,或者是过去遗留的一些问题所造成的后遗症。”

当“教育改变命运”这条路也越走越难,贫困学子的人生路越走越窄,只能表明公共政策与制度建设在改善阶层固化方面乏善可陈。如果仅仅是就业难,或许并不是最为严峻的现实。真正严峻的,是如何才能真正改变越来越板结化的阶层壁垒,怎样建立更加具有活力的社会流通机制,从而让一代又一代不甘于贫困与现状的青年人找到信心的寄托,找到公平正义的“入场券”。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