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编办:明年非行政许可审批全部取消

现在中央再强调“所有非行政许可事项都将被消灭,不再开后门”。虽表示“取消是原则”,但也有“调整为政府内部审批”的缓冲之举。希望调整不会成为“制度后门”。
权力瘦身、简政放权,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所以深化行政审批改革,从中央到地方,喊了这么多年,每届政府改革,始终也都有这一必选项——持续推进,未敢懈怠。
这些年成效,若单从统计学意义上讲,至少数字亮眼,外表光鲜:“江苏省行政审批项目减少2/3”;“河南省级行政审批十几年来由2706项减少为378项”……可惜,现实复杂性和残酷性,就在于官方统计学意义上的成效,与民众现实痛感并非总是合拍。以审批之痛而言,哪怕数字统计上的成绩已非常光鲜,但似乎民众或企业法人,仍有“取而未消,只增不减”之感。
别说从生到死,人在“证”途的民众有切肤之感,就是在简政放权报告中数字光鲜、表现抢眼的官方机构,也知数字水分。更认识到,改革紧迫性和必要性,所以昨日新闻“中编办:明年非行政许可事项全部取消
不再开后门”,再次引起关注。(8月24日《南方都市报》)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国务院就曾发文指出,将“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取消或调整为政府内部审批事项”,不再保留“非行政许可审批”。这次不过是重申强调而已。
“非行政许可”很值得注意。它有些像神怪小说里收仙伏魔、法力无边、内存无限的“乾坤袋”。是个万能筐,啥都可以装。如之前提到的,很多本在“行政许可”范畴内的审批项目,虽在简政放权中被从纸面上取消,但现实中并未真正消失,就因改妆易容之后,被归入“非行政许可”范畴。而一旦收入“非行政许可”乾坤袋,简直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法外特权:是否需审批、何种程序,流程中是否产生费用,收费标准等,都有自由裁量权。
“非行政许可”可恶之处就在于万能的“非”字,这一个否定式的冠头,就表示它本不在循章守法的行政序列,无法可依又“因地制宜”,想维权都无所依凭。而且,这种权力肆意性也让行政权力运行成本更高,效率更低。对应个体命运,就是“办证”跑断腿,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对应企业法人,则会无形增加整体社会经济运行成本,抑制市场主体内生动力。不尊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地位,而让传统行政审批等权力之手伸得太长,甚至伸过界,不但阻挠经济活力,还会催生寻租腐败土壤。
现在中央再强调“所有非行政许可事项都将被消灭,不再开后门”。虽表示“取消是原则”,但也有“调整为政府内部审批”的缓冲之举。希望调整不会成为“制度后门”。后门要关严焊死,就必须紧紧缚绑住行政干预的权力之手。毕竟,不管是彻底关闭“非行政许可”的后门,还是持续减少行政审批,都是对相关部门核心权力的剥夺,动了他们蛋糕。如何保证不会遭遇反弹甚至利益集团反扑,就看“限权”之手是否果敢强硬,而这检验着改革诚意与决心。否则,“关一扇门又开无数扇窗”的恶性循环,仍难禁绝。

大连日报讯记者从市政府办公厅获悉,日前市政府公布《大连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十三批取消、调整和继续保留行政许可项目的决定》。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等十二部法律的决定》、《国务院关于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国发〔2012〕52号)、《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国发〔2013〕19号),市政府法制办组织对市政府部门保留的行政许可项目进行了集中清理。

南都讯 记者刘佳 王殿学
中央编制办公室政策法规司司长王龙江昨日再次强调,“明年5月前,所有的非行政许可事项都将被消灭,不再开后门,不再保留灰色地带”。

经严格审核论证,市政府决定第十三批取消、调整行政许可项目17项,其中取消12项、调整5项。取消的项目12项,主要有市公安局、国土房屋局、规划局、环保局等10个部门的出海船舶边防登记簿核发、合资船船员登陆证核发、房屋拆迁资质及拆迁许可、重要地块城市修建性详细规划审查、固体废物及危险废物经营审核、审批等项目;调整的项目5项,主要有市发改委、国土房屋局、文广影视局等5个部门的利用国外贷款初审和地方企业发行企业债券初审、探矿权许可、图书、报纸、期刊零售单位设立和音像制品零售、电子出版物零售审批等项目。经过此次取消和调整后,我市保留的行政许可项目共104项,是行政许可项目最少的城市之一。

上述信息是在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2014年年会上透露的。为期两天的会议将围绕优化政府组织结构,进一步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如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等展开研究。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转变政府职能的突破口,是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的重要举措。市委、市政府历来高度重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要求凡是市场主体能够自主决定、市场机制能够有效调节、行业组织能够自律管理、行政机关采用事后监督能够解决的事项,一律不采用行政审批的管理方式,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生产和生活的影响。自2001年审批制度改革以来,市政府已经进行了十三次行政审批项目削减和调整,我市行政审批项目从1309项减少到104项,削减比例为92.06%。下一步市政府将按照国家、省的规定,进一步削减行政审批项目,努力使我市成为行政许可项目最少的城市。

王龙江在与会时介绍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最新情况时透露,目前为止,已经分批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总计463项,并且全面启动清理非行政许可审批。

《大连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第十三批取消、调整和继续保留行政许可项目的决定》已经在政府门户网站中国大连政府文件栏目公布,市民可登录网站查询相关内容。

今年3月,国务院就发文指出,将“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取消或调整为政府内部审批事项”,不再保留“非行政许可审批”,彻底将非行政审批打入历史的长河,

“取消是原则,调整是例外,例外必须严格把关,所有转为行政许可必须过三关,提供四份材料,过地方政府和部门的关,过审批对上的关,过专家学者的关。”王龙江如是说。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因为这是让各部门剥夺他们的核心权力,让他们自我革命。”王龙江道出了改革过程中的难题。

鉴于此,政治动员、给定缩额成为了突破难题的方法。在政治动员方面,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一次国务院全体会议将处长一级纳入,王龙江透露,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尚属首次。

此外,非行政许可审批一直广为法学界、理论界所诟病,王龙江对此则解释说,这实际上是为了解决行政许可法实施以后一批已经来不及立法的项目而提出的解决方法。

(原标题:中编办:明年非行政许可事项全部取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